1.


哪需要朋友我身邊連一隻蟲都不需要──!”


希跪在地上狂吼著,環顧四周,是望不盡的血紅,拉上窗簾的教室瀰漫著一股腥味,窗戶沒有關上,微風輕輕地吹進來。凌亂的課桌椅,幾本書探頭出來像是尋找主人的身影。


動了動手指,甩了甩腦袋,希起身,扯下窗簾布,有點茫然地看著灑在上面的鮮血。 這裡是哪裡?”


仔細地看了一下,其實桌椅並不是雜亂無章的擺著,而是圍著自己呈一個圓圈,但是他不想去管,粗魯地推開桌子,希往教室外走去──過度新鮮的空氣讓他有點反應不過來,就像呆在暖氣房裡突然走向冰冷的室外一樣。


剛才我不是在這裡的應該是在另一個空間…”


「小希!」一隻手扯住他的衣角,回頭沒望見人,聲音是從地上傳來的。


「你是誰?


「小希,不要再往前了,回到教室裡吧!


「我問你是誰啊!」不要扯著我!你放手!


「你管我是誰!快點給老子回到教室!


「我不要!


「你不是很想看週刊JUXP?只要你回來就讓你每個星期看到爽喔!


「地上的狗不要亂吠!閃啦!」甩開少年的手,但是地上的他只是淺笑,帶點諷刺的感覺。


希走遠。


「好啊你就不要給我回來!就儘管繼續拎著你那雙罪惡的手望前走吧!


 


2.


空無一人的學校散佈著有點詭異的氣氛,希並不予理會,往棒球場去了。


跟以往一樣,幾支球棒散落在社辦前的泥地上,是不加修飾的豪邁?或是根本就沒有規定用具用完之後要收好,只是棒子上沾著的一點血跡讓希感到有點不悅。 為甚麼這裡也有血?”


「那是你的血啊。」


…!


回頭,剛剛趴在地上邪笑的少年站在自己身後,手上的棒子早穿過肉體。


「你是小望…?


「剛剛不是還說『你是誰』的嗎?這下記起來了啊?


「不只記起來了,還記得很徹底!讓開!我現在要回教室!」似乎是意識到了某種東西,希嚷著要回教室「如果再不快點,我就回不去了!


「你自己說不要回去的耶回到那裡,你這個逃犯還能幹嘛?


「住口!你給我閃遠點!」抽出刺穿身體的棒子,往望一甩,望閃身避開,卻讓希有逃離的機會。


 


望被擦傷的臉開始滲血。


 


盡量逃吧!”


 


3.


「門……打不開……!?


自言自語,希望教室有誰還醒著,可以聽到自己的聲音幫忙開門,但這根本就不可能因為已經沒有生還者了。


『磅!


本來記得窗戶是開著的,希在打算爬進去的時候撞上了窗戶。「天殺的這扇窗戶是誰擦的啊!?


教室裏是空蕩蕩的一片,別說是人了,連課桌椅都不知道哪裡去。


衣角被扯了一下。


怔。


「希同學,你在這裡做甚麼?要上課了喔。」


「咦?可是教室


?


望著教室裡面,大家都乖乖的坐在位子上,似乎甚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。「小希!你又遲到啦?


「望…?這到底是…?


「你在說甚麼啊──睡昏頭了嗎?


「沒有沒事」不經意地瞥見望臉上的貼布。「你的臉…?


……」不語,只是輕輕地將它撕開。


像風穴一樣,所有的東西開始被望的傷口吸入。 猶豫是你的最大敗筆現在…TIME’S UP!你已經失去回到那裡的唯一的機會了。


 


 


---我要說…END!()


 


 


喂,要砸店的!別客氣啊!我根本不知道我在打甚麼!


2007.02.16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燄渣 的頭像
燄渣

跟著業餘腳步走。

燄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