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發竟然是暑假的事了,我倒。
以下正文↓


瞪大了眼睛,然後對方點了點頭。張廷軒退後兩步換來少年的前進兩步。

「你該不會是……翁瑞吧?」

「除了我還會有誰!」

「靠腰衰到爆。」

「欸你很賤耶,一見面就沒好話!」

翁瑞作勢對張廷軒一個左鉤拳,被廷軒右手一揮笑著打發掉了。

「你怎麼會頭殼壞掉去讀後興啊?」

「我媽說啦,打球沒前途,老實一點唸書比較實際。」

對著剛要上國中的小孩說這種話嗎,果然生在這個地方,打球永遠只能當興趣,而不能當飯吃嗎……

「那你怎麼沒有留在後興直升高中?」

「和我媽吵很久啊,最後說好每學期拿獎學金來繳部分學費,她才勉強妥協。」

「你是申請幾個獎學金啊?」

「大概五個吧。」

「哇靠,你太小看公立高中了吧!」

「別小看我喔,好歹我也是後興菁英班來的,獎學金甚麼的都很有經驗了。」

「不要太過自信,你現在可是要打球的。」

眼神突然的交會,張廷軒愣了一下,然後左手搭上了翁瑞的右肩,飄忽的眼神轉為了絕對的堅定。

「你說說看,我是誰?」

「不就是個張廷軒嗎?」

「應該是『張廷軒大爺』。」

「好、好,張廷軒大爺,你加油啊,我要去集合了。」

「你才是一見面就沒好話。」

「彼此彼此。」

陽光打在葉片上叮叮噹噹,然後,下課了。

 

噹──。

 

「還好目前只有被翁瑞那傢伙認出來啊。」

張廷軒用手托著臉,坐在那個許多主角都曾坐過的靠窗位置,做著那個許多主角都會做的望著窗外的動作。

『我才沒有逃!』

『你直接讀學區的公立國中就好,你考去後興幹嘛!』

『就是說啊!神經病!』

 

『磅!』

 

「磅。」

桌子被拍了一下,張廷軒抬起頭,國文老師的大臉映入眼簾。

「所以這個課文給了我們甚麼啟示啊?張廷軒?」

「上課不要看窗外?」

「站著上課吧。」

「好。」

嘖。在心裡面暗罵了一句,張廷軒心不甘情不願地站了起來,然後對著國文老師的後腦杓傳送能量波。

 

「廷軒--張廷軒--!出來一下喂!」

上課被叫起來罰站已經很不爽了,下課還要看到從一班殺過來的石侑宣,張廷軒把頭埋進外套的深處,打算裝做甚麼都沒聽到。

「你不出來那我直接講了啊!今天午休時間球隊要開會,記得司令台前面集合喔!」

「聽到啦。」

手舉起來擺了兩下,示意自己已收到了訊息。

最近好像有要和附近的某公司乙組打練習賽吧,練習賽結束之後就是哪個企業辦的青棒大賽。才剛開學多久而已啊……不過主力還是那些高二高三的老大哥吧?小高一能被打包帶去的機率是微乎其微,而且……而且,自己已經空白三年了,多少東西無形中生疏掉了?不清楚,最多是被帶去見習吧。

 

班上除了張廷軒以外,沒有其他棒球隊的球員了。

 

「侑宣,這是我的電話。」

「唷,搭訕我?」

中午集合結束後,又是一大群一小群的嬉笑打鬧。張廷軒的脖子被石侑宣拐著,跟著他那一干損友並肩走著。

「不然你每次都衝到我們教室,像個白癡一樣。」

「你給我電話我還是照樣衝過去啊。」

「那你還真的是白癡。」

「對啊。」

「靠……」

「看得到人比較好說清楚,而且省電話錢啊。」

「變成你在撘訕我了,不管啦,先給你。」

「好啦好啦。」

旁邊的人們開始起鬨,說甚麼只把電話給石侑宣而不給他們,然後張廷軒吼了一下石侑宣笑了一下,就這樣過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先說我沒有要在本傳放女性像劇情的意思,所以不會有任何BL的CP請各位放心,
不過如果我閑著沒事打外傳(ㄎㄅ)的話就不一定了...
廷軒同學越來越沒地位了w
感覺大家個性都一樣,所以我要來做整形手術了>_^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燄渣 的頭像
燄渣

跟著業餘腳步走。

燄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